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欢迎你
 

我们对中医有多少误解08[2017-06-19 14:33:46]

  我们对中医有多少误解2011年10月5日   08:08-假日阅读   稿件来源:解放日报   作者:兰溪    文/兰溪“礼失而求诸野”,当现代年轻人去追捧西方医学和心理学,却发现其实他们运用的是中医的理论。而在国内,张悟本、“养生教母”之流却大行其道。辨别真伪,要从常识的认知开始。■治病在“方”不在“药”兰溪:上个月采访一位荷兰的心理治疗师,他认为癌症不是病,是一种负面情绪积累的产物,并自称治愈过癌症病例。楼宇烈:我也看到过这种说法。有两位英国医生写文章,认为现在对癌症治疗存在两大弊端:过早地诊断,过分地治疗。有的医学理论认为一定要把癌细胞消灭干净,不然就可能转移。所以有些病患不是死于癌症,而是死于过分治疗。手术、化疗,这些方式对身体伤害很大,能不用尽量不用。癌症其实没有那么可怕,不一定要割除,也可以和癌症并存,有病例显示,有些癌细胞会自动减少。其实,现在西医也在批评这种对抗疗法,倡导顺势疗法。兰溪:所以广告词上常用“中西医结合”。楼宇烈:人们西医治不好就找中医试试,“死马当成活马医”,实际上对中医很不信任。现在都用西医的方法训练中医,中医也要化验、检查,看着化验单。这里面有苦衷,万一治不好,家属找麻烦,怎么办?如果有化验单、心电图在手,(家属要)打官司都不怕。所以有这样一句话,“中医糊里糊涂治好人,西医明明白白治死人”。现在西医的病名多得医生都记不过来,如果去看中医,哪有人会问得了是什么病?因为西医的习惯是化验,分析药的成分。对某个病有疗效,要问究竟什么成分在起作用。中药在西方还没有被认同,他们还不太了解中医不是靠药治病,而是靠(药)方治病,药方是很多药在一起的调配,不是单位药的概念。不同的人,不同的体质特点,用不同的方。他们不理解很多药综合在一起,已经不是单位药的作用了。有一种说法,西医现在可以用医疗器械学和药剂学代替了。我们不能把身体和生命混为一谈,身体就是一个肉体,生命是一个活着的肉体,比如,身体是一个电脑,生命是装上了系统的电脑,如果电脑坏了,首先可能是系统出了问题,不一定是硬件的问题。不过,中医的针灸、按摩、推拿,已经完全融入了西方的自然医学中去了。兰溪:屡屡有中医存废之争。楼宇烈:(废除中医)这显然不可能。当时钱学森先生就讲,中医是建立在整体论、系统论的理论基础之上的,而整体论和系统论正是现在物理科学的基础。钱学森很重视生命科学的研究,他很支持中医研究。有人认为,中医的理论是不科学的,模糊不可实证的。那是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现在的实证观念和思维,认为你是你,我是我,所以无法认同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的观念。中医的阴阳理论反映的是平衡,五行学说反映的是整体的相关性,这些可以说都是中国文化最根本的理念。所以中医的存亡,其实牵扯到中国文化根本精神的存亡。■不治已病,治未病兰溪:生命是一个整体。楼宇烈:对。用整体的辩证的思维来看待生命体,是中医的基点。它把一个人看作是一个整体,生病不是某一个部位出了问题,而是整体上有问题。所以治疗,也不仅针对于某一个实际的病,而是从饮食、起居、心理、哲理各个方面进行总体调节。中医强调整体和局部的关系,整体中的每个部分都息息相关。比如现在风行足疗,中医认为脚底能反映全身的状况,同样,还有手,耳朵。兰溪:现在足疗很流行,而且用各种药物泡脚。楼宇烈:大家迷信这些,我不太赞成去做足疗,靠自己不是更好吗?自己泡脚。那些泡脚的药,可能不仅对你没有好处,还有坏处,因为有人需要,有人不需要。兰溪:中医要真正懂很难,倒是浑水摸鱼容易,所以张悟本大行其道。楼宇烈:因为没有普及基本的中医知识,才会让这些人有机可乘。很简单的道理,绿豆怎么可能治百病呢?世界上哪有一样东西可以包治百病呢?一种药可以治一种病,是西医的思维。中医,同一种病在不同的人身上要用不同的药,因为每个人体质不同。兰溪:中医和西医是完全不同的思维。楼宇烈:现代人对中医的理解是,跟西医相对的中国的医学。原来不是这个概念,“上医治国,中医治人,下医治病”,治病只是一个下医,中医不是治疗疾病的医学,而是要落实到治人这个层面。怎样才能治人?就是要养生。 “圣人不治已病,治未病。 ”■不服药为中医兰溪:现代人忙着工作,有病都没有时间治,哪有精力养生呢?楼宇烈:《黄帝内经·素问》开篇第一章,黄帝首先提出问题:为什么古代人活到100岁的时候,动作还非常敏捷,可现在的人刚过五十岁,动作就不灵活了?岐伯告诉他,那是因为上古之人,“食饮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劳作。”就是饮食要有节制,不暴食暴饮,也不忍饥挨饿;有固定的作息时间;不没事找事。岐伯说,上古之人因为这样,所以能“终其天年”;而现在的人“以酒为浆,以妄为常,醉以入房。”其结果当然是“竭其精,散其真”,才50岁,身体就非常衰弱了。这告诉我们,人想要身体健康,要有节有常,中医阴阳理论的核心也就在于维持人各个方面的平衡,达到一种安定和谐的状态。兰溪:有句话说“不服药为中医”,为什么?楼宇烈:在《黄帝内经》中,黄帝曾经这样问岐伯:我听说古代人治病,只需要通过移精变气,祷告一下就好了,而现在的人要吃那么多的药,扎那么多的针,结果还是有的病治不好,为什么?岐伯回答:古人是跟野兽杂居的,天冷了动一动就可以避寒,天热了就到比较凉快的屋子待着。在家里不会时时念着这个,丢不下那个,在外面也没想过要当官,生活很恬淡,邪气根本就不能够侵入体内,当然也就用不着吃药扎针了。但当今之世不是这样了,人们脑子里有各种各样的想法,忧患不断。身体也劳累,而且不顺从季节的变化,夏天贪凉,冬天贪热。这样就会产生虚邪之气,并逐渐侵蚀五脏骨髓,外面也伤了五官和皮肤。即使是小病也会变得非常厉害,光靠祷告怎么能治呢?其实就是说,如果能调顺身心的话,就可以不服药,这就叫“移精变气”。清代学者注解说:“时下吴人尚曰:不服药为中医。 ”兰溪:有病不治,怎么办呢?楼宇烈:有病给你调理,修复你自身的系统,让你自己痊愈,疾病自然就消除了。现代人最大的问题,是越来越不适应天然的环境,只适应人自己创造的环境,而人工的环境是很脆弱的,就像高铁一停电,人闷在里面,怎么办?现在西方已经相当流行 “自然疗法”,它与中医的理念完全相通。将来的医生不是开药方的医生,而是指导人们如何健康生活的老师。兰溪:人们对养生有很大误区,认为养生就是吃补药。楼宇烈:商家都在推销营养药、滋补药,其实没有必要吃。有的时候吃了,反而有害。青少年中这个现象很严重。吃了过多的营养药、滋补药,儿童发育会不正常,在某种程度上会引起生理变态,早熟。一个人的成熟跟寿命是有关系的,成熟得越快,生命就越短。依赖营养品、滋补品,违背了中医的养生理论。养生要顺其自然,人跟人是不一样的,要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来循天道。 (楼宇烈: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、北京大学宗教研究院名誉院长)

/ 版权合作/ 广告服务/ 联系我们/ 网站地图/ 精彩标签/

免责声明: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享有,若转载或者抄袭他人作品,带来的一切后果与本站无关。商务合作:QQ:8713198

Copyright © 2011-2012 duwenxue.com 版权所有